Claire Shen (沈秀臻)

Claire Shen (沈秀臻)

Claire is a former Renlai's editorialist and new E-Renlai managing Chinese editor. She tends to hide herself - but she does go out sometimes as she loves to take strange, inspiring pictures... She has published extensively on cinema, photography and architecture.

週五, 18 三月 2016 17:48

正念的鍛鍊

撰文沈秀臻

攝影Raining (陳雨君)【倫敦】

認知行為治療,就是心理學透過個體對意識活動的看法,對事物產生認識與理解的過程,在過程中個體善化自己行為,這樣的療法稱為認知行為治療。這樣的治療法運用不評斷的方式,降低沮喪或是抑鬱。

正念將全面瓦解沮喪與抑鬱情結。透過正念的鍛鍊,我們逐漸學習善化思考習慣,善化情感模式,善化身體的感知方式,改善情感與情誼的不舒適感。

深耕正念的力量,首先在於瞭解習慣性功能失調的自動運作方式,方能善化失調的過程,幫助我們擺脫失能的運作方式,改成有為有能的規劃與前瞻,方能走向康莊大道。

從失能的過程中獲得療癒,重新統合思想情感和身體的感覺。

高度的自我認知,懂得觀察思想和感情,同時善化自動的語言和暫時的體悟,而不是單純事實或是真理的描述。

對於思考的律動性,情感的轉換,以及身體的感受,抱持不判斷的方式看待,並且保有仁慈心腸。

有為有能,減少憂慮,正念幫助我們發揮健而美的精神。

資料來源

Anne Maj van der Velden, Willem Kuyken, Ulla Wattar, Catherine Crane, Karen Johanne Pallesen, Jasper Dahlgaard, Lone Overby Fjorback, Jacob Piet, A Systematic review of mechanisms of change in mindfulness-based cognitive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recurrent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 P27.

週二, 15 三月 2016 13:46

上天的慈恩

詩作沈秀臻

攝影Raining (陳雨君)【倫敦】

春日的新雨降下

上天的慈恩

濕漉漉的道路

有著我的方向

沿著溪水蔓延著綠意

屋瓦裡是一戶戶人家的故事

望向河岸的迷濛坡道

眼前是寫意的田野風光

四通八達的是體內

流淌著泊泊的血液

在一個鬱抑的清晨

想及高廣的天空和浩瀚的宇宙

 

寫給不悲傷的詩人

一六年三月

 

週二, 09 二月 2016 12:29

從對話到對談

撰文沈秀臻

攝影Raining (陳雨君)【倫敦】

有些人缺乏與自己對話的能力,有些缺乏與他人對話的能力,有些缺開展對談的能力。在這裡,筆者試著提出培養自己與自己對話能力的良方,與他人對話的方法,以及開展人與人之間對談的建議。

與自己對話:就是將敘述句改為疑問句,試著對自己提問,再往前思索,往前探索,如此自己就懂得對自己問問題,試著自己找出答案。如此,就可以建立自己通向內心深處的橋樑,往內心深處探索。如此,就知道什麼是領悟與感受,如此就知道什麼生命歷程或是心靈體驗。透過描述與界定,我們就知道自己是誰。

與他人對話:與他人對話就是向他人問問題,建立自己與他人的橋樑。問問題的方式,就是將敘述句改成為什麼,再問何以或是如何,加上詢問何為美好的目的地,如此我們就學會問問題。透過理解與觀察,我們就知道他人是誰。

如此,對話正如打羽毛球一樣,一來一往,展現健而美的精神。

對談:對談開展的是助人的橋樑,對談需要的是理解的心傾聽的心治療的心,以及開立處方箋的心。懂得對談,就可以幫助我們當一個醫師,當一個讀書會的主持人,當一個學術研討會的主持人,當一個跨領域的連繫者。透過評估與判斷,讓我們找到美好的結論,美好的對策,以及美好的綜論。

對話是與人交談,對談是解人疑難。從對話到對談,幫助我們更趨進真理,更接近上天,更接近慈悲。感謝上天給我們討論的環境,因為真理是凝聚眾人的力量。衷心希望這篇文章能給予東方世界若干靈感。

週五, 29 一月 2016 21:43

輝煌的人間天堂

撰文∣沈秀臻

攝影∣笨篤

中庸所提出的世界的大道,就是全球的大道,即是全球人都可適用的道路,能教導我們見到世界所有的人,對其他人懂得尊敬與善待,恐怖組織不包含在內。因此,每一國都是全球之國。對中國而言,的意思並非居中,並非獨大,而是全球的一國。儒家思想教導的道理,是讓我們懂得親情的善待。因此,大學提出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理念,最重要的還是牽繫於善待自己的身體,善待自己的思考,善待家人,善待國人,善待世界人。我們學習視狀況加以判斷與評估,而不會沉迷於掌聲,不會沉迷於自我迷戀。

佛法傳入各國的時候,都是通過自我調適的方式成為滋養各國文化的土壤,給予人四通八達的道路。若懂得應用佛法的妙智慧,將懂得四通八達的道理,那就是佛法無邊,也就是海闊天空。佛陀是大醫王,佛法教我們自渡渡人,教導我們善化。善化教導我們日漸自我改善,向別人的優點學習,那就是處處無不自在,也就是因無所住而生其心。如果我們居住在台灣,就懂得台灣小而美的環境。若居住在上海,就懂得大而廣的生活方式。如果我們居住在巴黎,就懂得自己下廚,欣賞優美的博物館和美術館。

千萬條軌跡,就是天主思想的心靈體驗,幫助我們逐漸探索自我與自我的連結,自我與他人的連結,自我與社會的連結,自我與宇宙的連結。這樣的思考教導我們當一個聯繫者,聯繫不同的研究領域,聯繫不同的專業語言,聯繫不同的思考模式。如此,我們將開發新的通用語言,越使用越靈活的通用語言。如此,世界將產生新的溝通方式,創造新的人文智慧。

歡喜心的人文智慧受益於神的庇護,帶領我們邁向輝煌的人間天堂。

週六, 16 一月 2016 10:48

世界的大道

撰文沈秀臻

攝影沈秀臻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

程頤曾經說不偏之謂中,不易之謂庸。中指的是天下正大的道路,庸指的是天下一定的道理。中庸的極致是治理的高度,是不斷向前規劃的道路。

我們可以分三個向度談論中庸。第一個是人生之道。中庸所談的人生之道,是一條寬廣的人生道路,是一條通向輝煌的道路,能夠抵達天堂的道路,能夠開創人間天堂的道路。

第二個是社會之道。對現代社會來講,中庸也能給予不少啟示。中庸讓我們見到一條寬闊的道路,國與國之間的社會都能夠和平相處的交流之路。希望我們都能看見別人的優點,人與人之間和樂融融,不同的團體間能相互聯繫融洽相處,各文化美好的一面相互豐富,相互滋養。

第三個是治理之道。治理者聽見小孩子踢皮球的聲音,聽見孕婦走過街道的聲音,聽見情人間的細語,聽見臥床老人被包尿布的聲音,聽見餐廳的聊天聲,聽見音樂會的鋼琴聲,聽見禮儀的鐘聲。這麼多的聲音,幫助治理者規劃經營,決策,提供一個供世人遵循的方向。古人認為治理是聖人之道,不過我認為聖人之道包含著親情,也就是以親人的情感為出發點,為一個地方做出建設美化與善化,那是堯虞舜的時代,也是現代的時代。

治理者若效法天地運行的規律,自然會有長久的長期規劃。長期的規劃若能落實在每個人的生活中,每個人自然會走出自己的大道。在社會中,有些人過著沒有明天的生活,如果他們能夠過著安排明天的生活,道路自然就會越走越寬闊。天地是生命的起源,治理者的高度教我們看見生命的美好。中庸教導我們的道理,教我們學習至誠,即是努力實踐真誠的價值,聽見宇宙的心跳聲,參贊天地的化育。天地的道理,就是博大厚實高大光明悠遠無窮。若大家都聽見宇宙生生不息的聲音,就不會走向自我毀滅,而學習懂得珍惜感恩期待。

週二, 22 十二月 2015 14:35

林肯的遺澤

撰文沈秀臻

攝影笨篤美國芝加哥

近年來有兩部關於林肯的影片林肯的最後一夜(Lincoln’s Last Night)(1)以及林肯(Lincoln)(2)可幫助我們瞭解林肯總統面對美國南北戰爭的決策進程歐巴馬總統在自傳《歐巴馬的夢想之路:以父之名》(Dreams from My Father) (3)的部份段落則讓我們感受林肯總統的遺澤。

在《林肯的最後一夜》紀錄片中,導演Wilfried Hauke透過Discovery HD World頻道,呈現林肯總統從童年時期300天上學後自學的經歷到戰後福特劇院的準備工作,其中涉及兩個重大決策。1860年當選總統,18613月發表就職演說時,林肯總統同意讓現有的奴隸繼續存在。1861412日南軍開火。1862年,林肯總統發表解放黑奴宣言。1864年底林肯總統連任,186549日南軍投降。

林肯的最後一夜側重林肯總統沉思的面貌他騎著白馬越過草原到伊利諾州春田市,坐在火車上閱讀講稿看掛錶,坐在前廊椅上思索閱讀,在墓碑前漫步,1862年夏天在避暑別墅觀物思索,沾墨撰寫解放黑奴的宣言,在草叢之間漫走,從白宮獨自騎馬到避暑別墅等等。

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所拍攝的劇情片林肯呈現南北戰爭最後四個月,但四分之三的時間聚焦於林肯總統的重大決定,即是廢除奴隸制度,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的討論與表決。18651月林肯連任當選滿兩個月,南北戰爭進入第四年,1865130日是國會表決修正案的日期。在史蒂芬史匹柏的影片中,近乎一個月的時間,林肯總統為憲法第13條修正案奔走。面對戰爭的殘酷,林肯總統認為通過憲法第13條修正案方能實現人人生而平等的夢想,分裂美國的南北戰爭方能告終。然而,國會眾議院表決的投票數是另一場戰爭。面對家庭的衝突,面對眾議院無法通過憲法第13條修正案的難關,面對南北戰爭的持續開打,林肯和緩地勸慰家人,以不懈的意志力遊說,並與軍人們慈祥的對話史蒂芬史匹柏描繪的是對戰與行動中的林肯總統。

林肯的最後一夜》,停戰後的林肯總統想重拾莎士比亞劇作閱讀,在史蒂芬史匹柏執導林肯的影片中,停戰後的林肯總統想拜訪耶路撒冷。兩部影片都避免直接呈現林肯總統被刺殺的畫面,以表達對林肯總統的敬意。

歐巴馬總統因為父親非洲裔的血統,從年輕起即對美國籍黑人同胞的未來深感關注。他曾在自傳中表明自己年輕時參與芝加哥的社區工作,社區是大部分美國籍黑人居住的社區。他為美國籍黑人社區團體考慮基礎設施的改進,為降低他們的失業率奔忙,例如尋求市立就業訓練處的關鍵改進辦法,同時與其他團體例如向公立高中學校申請企畫案的贊助款,或是與教會開創合作計畫。成果在人與環境的敘述中靈光一現,此時在芝加哥的他與眾多美國籍黑人同胞交流,他深信改善失業率有助於他們建立自我的認同感,不致於做出例如漂白自身膚色的舉動。

林肯總統挽救美國分裂的危機,基於堅定的信念,讓白人與黑人在法律之前取得平等的地位。歐巴馬總統也因為十九世紀林肯總統的決定才有機會在二十一世紀當選總統,以早年降低芝加哥黑人區失業率的經驗,幫助受到金融風暴席捲的全美成功降低失業率,經濟得以逐步復甦。

1 Wilfried Hauke林肯的最後一夜(Lincoln’s Last Night)Discovery HD World, 2009, USA.

2 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林肯(Lincoln), 2012, USA.

3歐巴馬的夢想之路:以父之名》(Dreams from My Father),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2014年初版二十二刷(2008年初版一刷)428頁。

週五, 11 九月 2015 15:00

「上海‧神聖」攝影展

上海神聖」攝影展:

上海宗教的現場導覽

展覽地點上海瑞象館

展期:2015830日至1018

撰文沈秀臻

攝影Liz Hingley 尹黎董家渡天主堂足部按摩工作坊

上海神聖(Shanghai Sacred)攝影藝術展呈現的不是對上海宗教的驚鴻一瞥,而是經過兩位學者長時間研讀學術資料,與宗教團體溝通,並與被攝影者討論過後,呈現給世人的攝影藝術展,展於專攻影像研究的上海瑞象館。魏明德教授為學術顧問,尹黎(Liz Hingley)負責藝術攝影。

展覽分四面牆展出,牆與牆面對著面,以四個角度呈現上海宗教向度,分別有地標水路私域以及複體。四面牆各有其主題,四個主題不存在閱讀的順序,四個主題合而為一展現出上海宗教活力與多樣化宗教面貌的總體。

水路浦東高處充滿梵文誦經班的誦經聲,佛教徒在長寧傳遞放生的善念,猶太社群的逾越家宴在萬麗酒店兩支蠟燭莊嚴地等待燃燒,滬西清真寺外的古爾邦節中上百名回教男信徒在路上全面覆蓋白色棉布後將祈禱,董家渡天主堂教徒從事足部按摩維生,想必天主教徒在聖母瑪利亞旁遙想往日運河傳遞的使命:這些在水路旁的一景一物,道出人類召喚的力量,呼求神的眷顧。

複體:浦東猶太人的社區中心成人與小孩在陽光下自在地相望,基督宗教青年合唱團員活潑地排成一列,松江地區西林禪寺修繕工程肅穆靜默,天主教帶領團體的天主教夫妻在鏡頭前對答,白雲觀道士在書籍前準備新年典禮等等道出宗教空間的凝聚力量,也就是宗教所影響的向善空間,讓人們自覺是團體的一員,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自我。不管是廟宇或是宗教中心皆提供人們對宗教情感的寄望、對神聖的渴望、人際關係的連結、與人為善的正念,這是高於單項的精神需求。

私域:虹橋家庭謁師的家精緻典雅,它是錫克教徒禮拜的場所;蔣家在自家長桌上擺滿祭祀祖先的豐盛菜餚,雖然已不見牌位。如此的私領域留住祈求的時光,散發私人空間中禮儀的聖光。

地標:天主教山佘山修院教堂彷彿空蕩,清真寺內回教女性領袖對鏡頭的凝望儼然滄桑,佛教寺廟在高樓的聳立下顯得滿溢,這些影像引我們回顧宗教本身發展中凋零的過去,亦即被歷史掩蓋的過往。

不管是想像的領域公共的領域私人的領域,或是歷史的領域,兩位研究者透過影像展覽並不提出批判,而是幫助我們尋找理解上海宗教發展的面貌。感謝兩位研究員近兩年的付出,讓觀者猶如親臨一場上海宗教的現場導覽。

週四, 02 四月 2015 09:31

最近的距離

攝影沈秀臻虎尾一景

從虎尾開始,車窗倒退的風景,一格一格往後挪移。

芭蕉樹檳榔樹柳樹玉米田水稻田和鴨群。

鴿子群飛,木棉花綻放,箱型屋宇的科技樓層群聚

最後見到聳立的新光三越。

捷運疾駛,窗外一片漆黑,出站是無盡的光亮。

碧潭一趟漫步後,走向三十二層的高樓。

台北甦醒,紐約入夜,巴黎夜未央。

不知道身在哪一座城市,

不知道哪一層樓可以抵達天堂。

幸好您還在,

幸好您在茄苳樹下的薄霧裡,

您也在都市的繁華裡。

一三年寫於虎尾

週日, 08 三月 2015 18:38

春天的來臨

攝影沈秀臻

早上像夏日,晚上像冬日。

我增添衣服,

好像在等待秋天到來。

春天真的會來臨嗎?

禿枝抽不出綠葉,木棉花又已經全數綻放,

為什麼我等不到您的短暫停留,

您到底在哪裡呢?

杜鵑幾株妍麗,萬里無雲朗天,

鴿子群飛,茂谷()消失蹤跡,

為什麼我要畏怯與您的相遇呢?

()茂谷是台灣秋冬盛產的水果。

一三年寫於虎尾

 

 

 

週四, 28 八月 2014 00:00

謝嘉嵐與自我追尋


法國作家謝嘉嵐(Victor Segalen, 1878-1919)撰寫兩部小說《天子》(Le Fils du Ciel)與《荷內.雷思》(René Leys),建構與解構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同時與自我追尋的主題密不可分。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

法國作家謝嘉嵐尋覓著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透過《天子》與《荷內.雷思》兩部作品,謝嘉嵐談論屬於中國宮廷的神話。

在1999年的烈日中,我曾拜訪法國西北岸布列斯特(Brest)──謝嘉嵐的家鄉。謝嘉嵐曾經從這裡的港口出發,前往遙遠的中國。經過一個半月的旅途,1909年6月抵達北京。謝嘉嵐表示自己注定流浪,要見識、感受世上值得見識與感受的事物。到中國之後,謝嘉嵐深受中國的吸引,特別是北京城與光緒皇帝:北京城棋盤方格式的城市規劃與天壇圓頂兩者所象徵的「天圓地方」令他讚歎不已,他認為皇帝(天地間的主人)是此一象徵的最佳詮釋者。他曾說,北京是「我」的城市。1909年8月,謝嘉嵐開始構思《天子》的計畫,希冀撰寫滿清王朝光緒皇帝的故事,一部文學作品。在籌備的過程中,中國遼闊無邊的向度曾是莫大的憂慮,他擔心無法捕捉這麼廣大的地理與文化。謝嘉嵐也曾表明撰寫光緒需要膽子,他認為必須在中國住上兩個月或是二十年,才敢寫一本關於中國的書。

1910年,謝嘉嵐認識法國年輕人方莫利(Maurice Roy),後來方莫利成為《荷內.雷思》的主角。書中謝嘉嵐是主敘者,期盼藉由荷內.雷思進一步探究中國宮廷的一切。

在寫作前,謝嘉嵐必從事嚴謹的研究工作,搜集大量翔實的資料或詢問相關人士。經過沉澱、組織後,再加入文學的轉化與想像力,創作出不凡的傑作。虛構想像與歷史紀實如夢般交織。

在《天子》書中有三種字體,正體字代表受控於慈禧的史官紀錄,僅止於歌功頌德,黑體字為詔書,斜體字為光緒所寫的詩,揭露其內心感受。經由這樣的描寫方式,謝嘉嵐彷佛帶領我們進入神秘的清朝宮廷,並且讓我們經歷光緒皇帝的內心轉變以及自我追尋的過程。

在《荷內.雷思》一書中,荷內.雷思是使館區雜貨店老闆的兒子,無意間透露些許光緒生前的逸事。在主敘者苦苦追尋下,荷內.雷思漸次吐露宮內的故事:他是光緒的朋友、熟諳光緒的習性、成為隆裕的情人、光緒死後成為攝政王的朋友、隆裕並為他生下一子等等。主敘者本深信不疑,自認為越來越瞭解中國宮廷的內情。但後來疑點重重,於是逐漸懷疑荷內.雷思述說的內容,要求他拿出最後的證明。

在《天子》一書中,謝嘉嵐創造一個中國宮廷的神話,但在《荷內.雷思》中,謝嘉嵐卻又將它完全摧毀。在《天子》中,謝嘉嵐讓我們以為中國宮廷是存在的。而在《荷內.雷思》中,荷內.雷思扮演宮裡宮外的通行者,也是唯一能從「現在」通往「過去」的中介角色,但最後他隨著大清帝國的隕落而亡,一切終究成謎。因此,對主敘者而言,中國宮庭變得無可進入。謝嘉嵐以悲劇性的手法處理自我追尋的主題,細膩刻劃光緒、荷內.雷思、主敘者所遇到的困難與心境,這三個角色在兩部作品中因自我追尋的主題而產生交集:他們皆受其極限而苦、因超越極限而感到喜悅與再生。

自我追尋與穩固自我之間的關連為何?穩固自我是自我追尋的必備條件。穩固自我的要素有二,一為意識,一為責任。意識包括三個層面的意涵:對意識的覺知,對極限的覺知以及超越極限的覺知。作品中的光緒皇帝有著穩固的自我,他有追尋自我的意識,同時意識到自己的責任。然而,他卻無法為自己負責任。他的替身為他承擔責任,外人看光緒若似瘋子,悲哀的是他有清醒的意識,清楚明白自我的喪失。

某些人只想著超越自我的極限,但卻不知道自己的底限,這就是荷內.雷思遭逢的情境。荷內.雷思沒有穩固的自我,只想超越自己的極限,作出符合外界期待的行動。他隨著主敘者的提問而活,他意識到我的存在,但卻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自我。於是,自我與他者產生混淆。他意識到一個更美好的自我,但是卻對自己的底限毫無所悉。為了承擔自身的責任,他只好說謊。當他再也難以編謊的時候,最終走上自殺一途,選擇不負責任的自殺作為責任的擔當。

謝嘉嵐不懈追尋的是文學形式的挑戰,他描繪差異性的奧祕是法國文壇前所未見的書寫。文字雖然為我們解開謎題,但某種程度上卻無法真正呈現奧祕的全貌,反而將它掩蓋住。總有文字敘述不可及的奧祕,這就是語言的極限。盡言的小說就不是富神秘性的文學作品,每個時代都在不斷追探小說的極限。

【謝嘉嵐簡介】

維多‧謝嘉嵐出生於法國西北部布列斯特(Brest)。十六歲就讀布列斯特耶穌會中學哲學班,因雙親的殷切期望,走上學醫之路,於是進入波爾多海軍醫學院研讀。1902年,謝嘉嵐出發前往大溪地從事醫療服務。自大溪地歸來後,即打算選定遠東國家為下一個旅行的目標。他的朋友亨利.芒斯封(Henry Manceron)常描述中國的一切,讓他深感著迷,這位朋友對他前往中國的抉擇扮演要角。於是,謝嘉嵐決定再次展開異國探索,他先前往巴黎東方語言學院學習中文,1909年以海軍翻譯見習軍官的身分出發前往中國。

抵達北京後,謝嘉嵐不時寄家書給予留在法國的愛妻,常論及撰寫《天子》的計畫。1910年,他結識法國友人方莫利,後者透露不少深宮祕聞;透過文學的轉化,方莫利搖身變為小說《荷內.雷思》的主角。1914年2月,謝嘉嵐與友人組織考古隊,就中國古代碑文、雕像進行大規模研究,後因8月歐戰爆發,被徵召回法國,考古工作告停。之後,謝嘉嵐在布列斯特軍醫醫院服務,其間不忘創作。1917年再度前往中國,赴南京研究墓碑、雕像。

1918年謝嘉嵐返法,健康情形每下愈況。隔年5月21日,被人發現死於法國布列斯特雨勒瓜森林(la forêt de Huelgoat),身旁躺著一本《莎士比亞詩集》,頁數正翻至《哈姆雷特》。

畫作│笨篤 謝嘉嵐尋覓的是異於己的文化中國與地理中國。

週五, 08 八月 2014 00:00

涼山寶清農場的回憶


一九九九年四月,筆者有機會探訪涼山,巧逢一位涼山彝人企業家何正清。對於他建立的寶清農場,現今究竟存在中,擴展中,消逝中或不復存在,筆者並不知曉。本文寫於一九九九年探訪涼山的回程,筆者僅勾勒十五年前涼山大致的風貌,以及企業家何正清從一桶蜂蜜到創建農場為家鄉奮鬥的故事。現今涼山彝人大都到全中國各地打工,涼山的面貌也因此改寫。

週四, 31 七月 2014 00:00

仰光河畔的小村


人們若拜訪緬甸,常會發現緬甸小孩和女性的臉上塗著黃色粉狀物。這是緬甸野生黃香楝樹磨成的粉末,用水混合,整日抹在臉上,相當於天然的防曬乳液。此外,成年的男性或女性穿著Longyi(籠基,音譯)──也就是將一片長裙圍成圓筒狀,然後在腰間打結。同時,他們行走時穿著夾腳拖鞋。黃色粉末、籠基,以及夾腳拖鞋,構成緬甸特有的風情。

記得某一次在因緣際會下,剛好有機會拜訪緬甸仰光。數日後越過仰光河,來到河對岸的小村落。四月的仰光,正值潑水節,我到的時間是潑水節前夕。這個小村落與首都仰光形成鮮明對比:仰光是人來人往熱鬧的街道,公車、私用車、計程車車聲交錯,雜貨店、金飾店、菜市場就在不遠處,攤販沿街林立,擺放熟食、蔬菜或是獻佛的鮮花;小村落中不見任何水泥建築,村民的住處是一棟棟高腳屋,想必為了因應乾季與雨季的氣候。偶見到幫忙晾衣服的女孩,和一兩個在屋前玩耍的小孩。大人們早已拿著塑膠水桶排隊,汲水處旁排滿一長串等待取水的白色、黃色、橘色與藍色桶子。

不過,年輕女孩在頭髮上繫著潑水節盛放的黃色香花,分外美麗。走在村落的路上,我眼前出現一群對相機格外好奇的小朋友們。他們一個個都願意為我留下善意與微笑的臉,天真純樸的模樣至今讓我難以忘懷。鏡頭另捕捉到一景:一個坐在地上哭泣的小男孩,衣衫襤褸,涕淚交加,被冷落在一旁。

這是兩三年前行程匆匆間的回憶,我的文字與影像無法描繪這座小村的全貌,但衷心希望這座小村不會為人所遺忘。


圖說 - 繫黃色香花的女孩。攝影│沈秀臻

第 1 頁,共 2 頁

捐款

捐款e人籟,為您提供更多高品質的免費內容

金額: 

事件日曆

« 十二月 2010 »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目前有 1858 個訪客 以及 沒有會員 在線上